能看全部av的软件

这是北海帝国的开国皇帝,一代剑神李剑心所创的精神力修炼法。

当然这个本子里只是一个简化版,其中提到了精神力修炼的必要性——意志力不够强大的话,不但无法驾驭一些高等级的战技,更致命的是,一旦遭遇到精神力强者的意志冲击,当场就会丧失战斗能力。

而且,强大的精神力,也是炼丹炼药剂,雕刻玄纹,布置玄阵的前提。

总之,一个真正强大的武者,外壮肉身,内壮精神。

内外合一。

这样才是真正的强大。

这篇初解,是教材。

也是一门修炼方法。

其修炼的法门,主要是靠两种途径——

呼吸。

冥想。

这是初期的精神力修炼法门。

清秀少女海边自由自在

到了后期,还有观想之术,更加高级。

不过对于观想之术,这篇初解中只是随便一说,没有详细提及。

而林北辰也没有任何失望。

因为对于他这种初哥来说,打好基础才是最重要的,那么高级的法门心在的确也没啥用。

他看完详解,按照其上记载的呼吸冥想心法,尝试了一下。

结果……

“看来我果然不是一个武道天才。”

林北辰尝试了数次之后,彻底放弃了。

杂念太多。

根本无法集中精神。

身为一个挂逼,果然不该对自己有太大的期待。

算了,我还是……继续开挂吧。

感慨了一句,林北辰毫不犹豫地拿出了手机,对着初解就是一阵拍摄。

不出意外地在手机应用商店之中,生成了一个叫做精神力初解的APP。

消耗300MB流量下载安装之后,点击运行。

APP内界面浮现,不出所料之一以贯之的水墨画面,与林北辰一模一样的水墨人物,盘坐在一片云朵上,闭着眼睛,极有规律的呼吸,在进行冥想。

“嘿嘿,还是开挂爽。”

林北辰无耻地想着。

这时,肚子咕噜噜传来响声,一阵饥饿感犹如潮水般袭来。

尴尬了。

瞬间好像是被抽干了体力一样。

今天一天都疯狂地挖取星辰徽章,午饭都没有顾上吃,更别说是狩猎。

“看来得挨饿了。”

林北辰苦逼地想着。

时间流逝。

这是林北辰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,第二次感受到饥饿的痛苦。

挨饿的感觉,简直就像是酷刑。

越忍越难受。

肚子咕噜噜抗议不停。

前胸快要贴到后背。

这时,一小篮子水果,从帐篷的内间里递了出来。

岳红香的声音传出来,柔柔地道:“很抱歉,我今天还是没有狩猎成功,只是摘到了一些野果,林同学不嫌弃的话,垫垫肚子吧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林北辰毫不客气,抓起野果,狂吃了三四个,酸酸甜甜的汁液入喉,才终于觉得舒坦了一点。

之后帐篷里的气氛,又沉默了起来。

从第一天晚上开始,吴笑方和木心月两个人,就没有在这帐篷里出现过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两人都颇为克制,几乎没有交流,像是刚才说这么多的话,还是第一次。

“对了,岳同学,你的手腕伤势如何了?”

林北辰打破沉默,强行尬聊。

岳红香道:“好多了。”

“噢。”

林北辰又没话了。

对话结束。

林北辰召唤出手机,略作思考之后,只将基础剑术近身三连更新版和精神力初解两个APP设置在后台运行状态,转而将中等玄气凝练术等其他APP,部都关闭。

他现在的主要开挂修炼目标,在北斗临和精神力提升上。

中等玄气凝练术已经修炼到顶了,对于他玄气的提升,没有太大帮助了。

不如关闭,免得浪费额外的电量。

……

……

转眼之间,又五日时间过去。

依靠着百度地图的变态功能,加上林北辰连放屁都不顾上一般地疯狂争分夺秒的努力搜集,他一个人,搜集到了整整六十四枚星辰徽章。

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。

因为如今石榜上排名第一的天之骄女凌晨,也不过是一共才找到了六枚而已。

那个叫做沈飞的帮派少年,找到了两枚。

而陶万成和

李涛两大团队,各自找到了一枚。

其他人都没有收获。

但林北辰将六十四枚星辰徽章,部都被他存在了百度网盘之中,没有上交登记。

所有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。

表面上看起来,这一期学员的预选赛进展效率,低的令人发指。

这个进展,令包括李青玄在内的所有营地官员们,感觉到无比的震惊。

“这一届学员不行啊,到现在才一共挖掘出来这么几枚星辰徽章,这样下去,怕是到了最后,也凑不齐二十人名单。”

李青玄皱着眉头道。

“效率低的有些不正常,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。”

犁落然沉眉思考状。

“也许是因为教育署的考官大人,将徽章藏匿的太隐蔽了?”

云梦卫中队长陈剑南也对这些学员们,深表同情。

时间流逝。

又是一日过去。

今日,预选赛的倒数第二日。

中午的时候,训练营地之中的石碑上,突然有二十多个学员的名字,急骤地闪烁起来。

石碑发出刺耳的警报声。

“嗯?怎么回事?一下子,淘汰这么多的学员?”

一直关注着石碑的总负责人李青玄,从房间里冲出来,面色一变:“而且显示的地点,极为集中,难道是遇到了大型魔兽?不应该啊。”

云梦卫中队长陈剑南更是不敢怠慢,立刻派遣精锐士兵,出发营救。

一个小时之后。

包括皇家国立初级学院顶级天才学员慕炎东、邵永宁在内的三十六位学员,被云梦卫带回到了营地里,一个个都垂头丧气。

“怎么回事?发生了什么?”

李青玄问道。

陈剑南颇为同情地道:“这两个小团队,都被人袭击了,这么多人,连袭击者是谁,都没有完看清楚,最后在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,眼睁睁地被部捏碎了石牌,被动出局,现场只留下了几个替罪羊。”

“捏碎石牌的人找到了吗?”

李青玄目光一扫。

一个看起来干瘦矮小的少年,站出来道:“大人,是我做的。”

“你一个人捏碎了三十六人的石牌?”

李青玄目光严厉。